高雄造物者 Perkūnas Studio 藝術與科技的超演繹空間

攝影:CCFun

在走訪數個Maker Space,體驗不同的自造者氛圍後,特派員E仍然能夠在此感受到截然不同的Maker氣息,是一種來自藝術結合科技的超演繹表現,映入眼簾的盡是許多跨越想像、卻又能夠貼近現實的創意好物,這就是「高雄造物者」創辦人洪瑞良憑藉著自身的熱情與堅持所努力耕耘的成果。

隱身於巷弄的創意

地址位於高雄市新興區的「高雄造物者」空間,巧妙地隱身在鬧區之中,要找到它可能還需要點智慧,特派員E內心嘟囔著:「這怎麼看都像一間髮廊,怎麼可能是Maker Space……」,只好硬著頭皮闖進髮廊詢問, 請問: 「高雄造物者……」,話還沒問完,只見髮廊的工作人員比了比樓上說:「要從旁邊的側門上二樓喔,沒關係,常常都會有人詢問。」嗯,從髮廊的反應及回答來看,空間應該算是經營得還不錯……一生一定要有一台3D印表機!

高雄造物者Perkūnas Studio,創客,Maker
▲來到「高雄造物者」空間,立即能夠感受到藝術結合科技的濃厚氣息。

一生一定要有一台3D印表機!

待順利進入空間且坐定位後,就正式開啟了這趟藝術與科技的演繹之旅。其實,在洪瑞良的心中,一直擁有創業魂,從替廠商製作專屬動畫、再到校內的設計專案,在接案的過程中,他則是預見也遇見了3D列印的可能,更立下了這輩子一定要有一台3D印表機的願望,期待可以運用不同的方式,打造出自己認為很厲害、很酷的作品。而契機是來自於想要打印一雙很特殊的高跟鞋,讓高跟鞋在觸碰地面時,能夠發出截然不同的聲音,像是類似金屬的磨擦聲,此外,踩下去之後,鞋跟還能夠開出一朵花,展現十足的設計感。(嗯,只能說創意真的無界限……)洪瑞良:「畢竟,進入職場工作、當個稱職的打工仔,能夠觸碰到的可能只是這間公司的某個部份,不會是全方面。所以,我很清楚自己未來要走的路,遂從大二開始便積極接家教,還為了製作一部很棒的動畫而策略性延畢,只為了實現夢想。而我在大四的時候就直接貸款購入一台高達125萬的3D印表機,起初的想法很單純,因為一路走來都是讀與藝術相關的科系,便延伸出將想做的東西都列印出來的點子,起初沒有成本、回收等考量,爾後成立工作-Perkūnas Studio後,才漸漸有經濟模式與維運概念。」,至於命名的來源,為何會取名Perkūnas?洪瑞良則說:「Perkūnas一詞是來自於立陶宛,代表掌管藝術與工匠的神祇。」,好吧,關於藝術,特派員E真的不懂……

高雄造物者Perkūnas Studio,創客,Maker
▲學生時代便擁有創業魂的洪瑞良,在大學畢業前便訂立了未來志向。

找到工作室與空間的平衡點

既要維運空間的開支,又得替工作室開拓財源,在這兩者間,該如何找到平衡點?洪瑞良露出淺淺一笑後表示:「說老實話,要透過自造者空間賺錢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目前的收入都是靠Perkūnas Studio案和代印為主,在代印方面起初非常辛苦,除了天天發送報價單、打電話詢問及Mail往來外,打印好的產品還得親自送過去給客戶,大概一年後情況才稍微好轉一點,約一個月成交45筆便能養活公司,就目前狀況來看,一年半應該已經回收器材投入的成本。」有鑑於此,洪瑞良更大膽投入資金購買FDM機具,在擁有列印大型產品的能力之餘30x30x45cm),還具備自動偵測功能,當有問題出現時便會停住,排除後還可續印,藉此降低列印的時間成本;此外,他還購入珠寶列印機,能夠印蠟彩等不同設計,藉此創造工作室的獨特性與不可取代性,也能夠與自身喜愛的藝術範疇無縫接軌。

高雄造物者Perkūnas Studio,創客,Maker
▲工作室目前還有許多正在開發及研發的項目,洪瑞良手中的便是齒模,未來希望可以設計成透明的,並運用於植牙範圍中 。

 

高雄造物者Perkūnas Studio,創客,Maker
▲洪瑞良透過拉高技術門檻的方式,在供需市場,找出應有且合理的利潤空間。

拉高技術門檻 拒絕削價競爭

談及技術門檻這檔事,稱洪瑞良為3D列印藝術的幕後黑手也不為過,許多參展佳作,可都是經由他之手列印而生,像是:曾經參與過倫敦時裝週的高級訂製高跟鞋、麵包大師的經典作品模型、熱門布袋戲的人偶、甚至還有知名漫畫公司的英雄人物公仔……等(礙於商業保密協定關係,特派員E無法透露實際商品名稱,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在設計與製作的過程中,洪瑞良徹底拉高了技術門檻,在供需的市場裡,確切找到應有的利潤空間,並杜絕了削價競爭的狀況。目前,工作室還有許多正在開發與印製的模具雛形,像是:佛像、珠寶、牙齒、醫療器材、LED……等,幾乎都是來自其他廠商的客製化訂單,該如何將對於產品的想像精準完成?實現這一切的規劃與做法,都盡在洪瑞良自轉不停的腦袋中。

高雄造物者Perkūnas Studio,創客,Maker
▲空間中不乏大型的列印機具,可供代印廠商客製化各類商品。

Maker只是一個名……

Maker只是一個名……既然身為一個Maker,對於Maker的定義,你怎麼看?洪瑞良說:「在Maker這個名詞出現之前,許多人就已經擁有Maker的條件和能力,舉例來說,小時候因為家境關係,所以爸爸很喜歡動手做這件事,當需要書桌、椅子……等家具,卻又不想花錢買時,就自己釘、自己油漆,在耳濡目染之下,也漸漸喜歡上手作這件事。近期Maker風潮延燒後,則是秉持著推廣的心態建立社群空間,希望能夠和有興趣者一起參與自造過程,同時也站在較為公益性質的角度,不管這股風潮會不會繼續延伸,都很樂見弱勢團體能夠來參加,甚至可以開發適合他們的產品,解決生活所需、增進生活之便,藉此能夠幫助到弱勢族群。舉例來說,先前有一對老夫老妻,其中,先生有失智症,太太便於社團中發文求助,希望可以提供防走失的隨身裝置,我便與高雄其Maker Space,像是:創客閣樓-Felix、創客萊吧黃文辭等人,共同開發GPS裝置,以免費或是十分便宜的價格,提供給弱勢團體。畢竟,打開心胸幫助他人,總比關起門來創作更有意義多了!」由此例子,特派員E徹底看見了高雄三創(高雄造物者、創客閣樓、創客萊吧)用創新與關心、扶助弱勢的正港Maker精神!

高雄造物者Perkūnas Studio,創客,Maker
▲以推廣的心態建立社群空間,站在較為公益性質的角度,希望弱勢團體能夠來參加。
高雄造物者Perkūnas Studio,創客,Maker
▲在實踐Maker精神的同時,洪瑞良認為打開心胸幫助他人,比關起門來創作更有意義!

關於未來 是個什麼想……

受訪當下年紀不到30歲的洪瑞良,在過程中表達30歲就想退休的概念,或許,你會認為他過度自信,光靠3D代印訂單怎麼可能實現上述想法,但在他心中則是另有藍圖。有趣的是,洪瑞良會將自己想做的事情,全都一一記錄在平板中,不管是極具創意的點子、階段性的任務計劃、製程製造的規範……等。說實在的,很難想像,年紀輕經的他,竟會有如此完整的思維,同時很清楚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洪瑞良:「覺得30歲後要退休指的是,在此之後想轉為努力創作,希望能夠靠賣設計作品維生;40歲左右則是預計將作品以商業化方式經營,如果可以的話,還想要創立學校。」採訪接近尾聲時,興之所至,洪瑞良突然和特派員E分享近期天馬行空的點子:「我們最近想要列印蛇頸龍,將每一段串接起來,更夢想在列印的過程中直接打開窗子,和對面的房子進行串接,便能形成一座空中橋樑,你說,是不是超酷!」聽完他的想法後,不得不佩服這些搞設計的人,總是可以營造出一般人無法想像的境界。

高雄造物者Perkūnas Studio,創客,Maker
▲他將自己想做的事情,全都一一記錄在平板中,打造專屬於自己的未來規劃藍圖。

 

高雄造物者Perkūnas Studio,創客,Maker
▲洪瑞良表示很多極具創意的想法,都是在閒聊中發生,透過大家的腦力激盪,便可創造出無可限量的想像!

INFO:

關於高雄造物者(Perkūnas Studio )⋯⋯

地址:高雄市新興區忠孝一路402F

電話:0986-320-959

營業時間:週一∼週五 8:00~17:00

Facebookzh-tw.facebook.com/Perkunas.Studio

史塔夫短評:藝術的境界,不是這麼簡單滴……

*本文節錄自Stuff史塔夫科技國際中文版2016年3月號。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