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常巧克力的奇幻旅程

一直覺得薄荷島(Bohol)這個中譯名稱很有魔力,比起原本的保和島,薄荷為這個地方注入了清涼、清新甚至清香的元素。在我還不知道薄荷島有什麼景點之前,我的腦海裡對這個地方充滿了各種想像,於是我把原本宿霧的行程做了大幅更動,把後半段的旅程全部留給薄荷島,這地方果然也沒有讓我失望。

薄荷島照片
▲薄荷島的夕照妝點出浪漫的島嶼風情

薄荷島可不像薄荷葉那麼迷你,事實上它比多數人的想像都還大得多。如果你想把主要景點巡禮一次,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參加當地一日遊,但如果你來這裡就是想要放鬆度假,不希望沿途一直有人在控制自己,你可以自己租車,我說的可不是汽車而是機車,這樣你才能真正享受在海島上奔馳的快感,但到底能探索到幾個景點,就得看你的運氣與勇氣了。

而我在宿霧的運氣,似乎在前幾天就用得差不多了,我在薄荷的壓軸行程,只好以一波三折的苦盡甘來戲碼收尾。

薄荷島照片
▲薄荷島南端的邦勞(Panglao)島,有著美麗的海岸線與渡假村

抵達薄荷島的第二天,是我此行的重頭戲,原本安排好要騎車去放風的,然而一大早的烏雲密佈,讓我的心頭也籠罩一片烏雲。還好樂觀到不行的度假村櫃臺人員叫我不用擔心,直說這裡天氣就是這樣,很快就會放晴了,我決定帶著她的樂觀一起出發,按照原訂計畫出門,果然沒多久陽光就露臉了。

從邦勞(Panglao)島南端出發,偶而會有三輪車或汽車駛過,但多數時候都是我一個人獨享這條筆直的道路。這裡的孩童很可愛,他們很喜歡跟外國人打招呼,而且總是帶著羞赧的笑容,我帶著大好的心情,到知名的蜂蜜農場吃了有機Brunch,接著心滿意足地上路,前往今天的主要目的地,那是薄荷島的代表景點—遠在71公里之外的巧克力山。

薄荷島照片
▲蜂蜜農場是薄荷島最知名的景點之一

當從行經「跨海小橋」騎到薄荷島本島時,發現東邊的藍天已經變色,而且開始飄起細雨來,我在雨中繼續前行,一直想找個定點歇腳,但竟然找不到一家像樣的咖啡館(難道這是台灣的東北角跟墾丁的專利嗎!?);在巴卡容(Baclayon)教堂附近的村落晃了一下,原本想要換搭吉普尼(Jeepney)的,但此刻突然雨停了,所以決定繼續前進。

沿著海岸線旁的公路奔馳,空氣中可以聞到風雨欲來的氣味,究竟這部小綿羊能否載著我穿越陌生又崎嶇的山路,讓我目睹世界知名的奇景,我已經愈來愈沒信心。當我抵達樓艾(Loay)時,天空突然下起好大的陣雨,原本櫃臺妹妹就提醒我,山路又陡又不好騎,最好不要騎車上山,眼前雨勢愈來愈大,我還是決定放棄騎車上山的念頭。

薄荷島照片
▲薄荷島巴卡容(Baclayon)教堂附近的景色

就當我的行程被這陣大雨打亂的同時,我在路邊遇到一位公車公司的主管,他在這邊掌控各路公車的班表與收費狀況,我詢問他附近是否有計程車可以前往巧克力山,他建議我可以搭公車前往,路程是41公里,大約要搭一個小時。

在公車主管的協助下,我搭上前往巧克力山的巴士,沒想到這條路比我想像中還要漫長。這公車載滿了整車的當地人,而且沿路不斷有人上下車,似乎是隨招隨停,但靠著兩位收票員一前一後地指揮與收錢,且透過不同的聲音跟司機溝通要停車或開車,倒也頗有秩序;收票員為了可以快速找錢,把紙鈔折成一條一條長條型的夾在指縫間,這讓我想起泰國公車上的收票員,用一個類似竹筒的器具分別放置不同零錢,即使在晃動的車上,還能快速精準地找錢,也是透過喊叫聲跟司機溝通,正是庶民文化具體而微的展現。

薄荷島照片
▲搭乘公車是非常庶民的體驗

公車上除了奇人之外還有奇景,兩排的座椅各自劃了三個座位,我原本不好意思去擠那個非常有限的空間,但收票員很自然的把一位乘客趕到座位中間,叫我坐在外側的座位,一路上我一直覺得很不自在;後來我發現當地人都像自己家一樣,自然而然找個空位坐下,即使是看起來像一個人的座位,也會有人屁股貼著屁股在陌生人旁邊坐下來,而司機旁邊的引擎室旁邊與上方,也設置了十幾個座位,乘客就這樣一邊享受熱氣一邊享受前方的風景,竟也毫無違和感。

在我開始習慣這公車上的一切之後,我終於可以開始靜下心來欣賞窗外的風景了,有時會經過類似嵐山的竹林,有時會經過類似烏布的梯田,好幾次我都有衝動要拿起手機拍照,但為了不讓當地人覺得我是個「城市俗X觀光客」,我還是忍住了。當我從Google地圖上看到公車已經接近巧克力山,我請收票員到站時要提醒我,沒想到在一群學生上車後,忙著收票的他竟然忘了告訴我,只好在過站兩三公里後才讓我下車,我冒著雨在幾乎無人的山路上多走了半個小時,前後走了近一個小時,才爬上巧克力山的觀景台。

薄荷島照片
▲巧克力山是薄荷島非常知名的景觀,這群壯觀的山丘群,旱季時因為乾枯變成巧克力色而定名

這世界奇景實在得來不易,不過還是挺值回票價的。這一座座圓錐形的小山丘,因為長不出樹木,所以都只有短短的植被而已,在這附近共有1,268座之多,行程非常壯觀的山丘群,旱季時因為乾枯變成咖啡色,遠看像是巧克力因而定名,不過我到時是當地雨季,所以一點都不像巧克力,充其量只能說是抹茶巧克力。

告別巧克力山後,我又搭上擁擠的公車,因為恰逢下班下課時間,公車走走停停,花了更久的時間才回到樓艾,我對公車上的種種現象已經見怪不怪了,腦海中盡是想著巧克力山。我想起電影《阿甘正傳》裡頭的經點台詞:生命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會吃到哪一個。不過,此時既疲累又挨餓淋雨的我,只想咬一口滿滿的巧克力,不管是什麼口味,都是最療癒的滋味。

*本文節錄自Stuff史塔夫科技國際中文版2017年1月號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