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該怎麼跟巴塞隆納說再見

Part I

親愛的BCN:

我要跟妳說再見了,不同意義的再見。

但我想了很久,還是想不起來,西班牙話的再見要怎麼說。

當我在準備這趟旅程時,伴隨著我的不只是期待,而是一種淡淡的哀傷,像是要告別一段生涯的那種百感交集。

我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來到妳的身邊,在歌德區的小酒館喝一杯苦艾酒,在整個城市都還沒甦醒時前往聖家堂朝聖,去那家刻意找都找不到、但總會不小心經過的小店,喝一杯熱巧克力配吉拿棒。

巴塞隆納照片
▲在歌德區的小酒館喝苦艾酒,在還沒甦醒時前往聖家堂朝聖,是我在巴塞隆納最大的浪漫

這些熟悉到不行的畫面,因為每年可以溫習,所以過去我根本不太珍惜,直到驚覺可能不會再見到了,我才終於願意認真的停下腳步,想用眼睛記住這些完整的面貌。

讓我想永遠記住的面貌太多了,所以想要瀟灑的離開,竟是如此不容易。

第一次隻身前往找妳,發生了很多好笑的事,行李沒拿就出了機場,半夜差點找不到旅宿,第一次如此密集的用英文跟一堆陌生人開會;後來就比較從容了,知道如何配合時差完成工作,也習慣了原本不愛的伊比利火腿,甚至經常當起不太盡職的導遊,跟朋友推薦當地的餐廳與景點。

巴塞隆納的治安不怎麼好,幾乎每年都聽到有認識的朋友遭到毒手,即便來了很多次,我還是小心翼翼啟動所有雷達,還好至今都全身而退,甚至有幾次在Rambla大道及地鐵內喝斥不懷好意的傢伙。

巴塞隆納照片
▲巴塞隆納的治安不怎麼好,我總是小心翼翼啟動所有雷達。圖為觀光客密集的加泰隆尼亞廣場

這次我抱著劃下句點的心情來到巴塞隆納,我特別提醒自己,要記住所有我想記住的面貌。

我訂了一個聖家堂附近的民宿,在客廳吃早餐時,窗外就是聖家堂,有時會看著出了神;我搭著地鐵與計程車趕赴各場會議,不再像過去一樣總是抱怨時間太趕、距離好遠,深覺這種忙碌也可能是一種美好;我終於搭了來回四個小時的火車去達利戲劇博物館,不再想說明年再來,因為有可能就這樣錯過了。

今年,我沒有再刻意去喝苦艾酒,雖然我還是很想再回到妳身邊。這次我放棄了,因為,不屬於自己的旅程,終究無法強求。

我想了很久,就是想不起來,西班牙話的再見要怎麼講。

巴塞隆納照片
▲這次我放棄了,因為,不屬於自己的旅程,終究無法強求。圖為奎爾紡織村

Part II

親愛的BCN;

再一次,我要跟妳說再見了,別具意義的再見。

說再見,原來沒有這麼感傷,如果上一段旅程已經沒有牽掛,如果下一段旅程已經蓄勢待發,如果知道,每一段旅程都只是一個過程,沒有什麼拿不起或放不下的。

就算找不到衣袖,也可以揮得很瀟灑。

當我在準備這趟旅程時,已經沒有百感交集的情緒了。我不在乎以後還有沒有機會來到巴塞隆納,在對角線大道巷內的加泰隆尼亞餐廳喝Sangria水果酒,在整個城市都熟睡時前往聖家堂朝聖,去24小時不打烊的雜貨鋪買愛吃的玉米點心。

這些熟悉到不行的景點,還有熟悉到不行的臉孔,我一定會牢記在心底。以後每當從硬碟中喚出這些記憶,我只會想起那些美麗的笑容與動人的片刻,其他的都已經默默刪除。

巴塞隆納照片
▲這些熟悉到不行的景點,還有熟悉到不行的臉孔,我一定會牢記在心底。圖為巴塞隆納知名的奎爾公園

因緣際會,在相隔一年後,我又回到了妳的身邊,看到許多熟悉的面孔與場景。過去十年內,我們相遇過八次,這裡不是我工作生涯的起點,但來這裡劃下句點,絕對是天經地義。

那些熬夜寫稿的日子,那些在展場中瘋狂趕場的記憶,那些偷閒去吃Tapas及逛街的時光,都即將離我遠去了。很多人不理解我們的工作有瘋狂,但更多人不懂我們的工作有多精彩,精彩到可以用一輩子去回味。

很多人問我,究竟這次去巴塞隆納喝了那種藍色還是綠色的烈酒沒?我笑了笑,原來我與苦艾酒的連結已經如此的深,那是這段生涯一抹無可消除的印記。

苦艾酒,正是一種既苦又愛的滋味。

而我要告訴妳的是,我最終臨時改了班機,從保加利亞飛回台北,沒有再飛去妳身邊,雖然我一直準備好,要親口跟妳再說一次adiós。

這次,我終於想起來西班牙的再見要怎麼說了。

巴塞隆納照片
▲我最終臨時改了班機,沒有再飛去妳身邊,雖然我一直準備好,要親口跟妳再說一次adiós。圖為加泰隆尼亞音樂廳

*本文節錄自Stuff史塔夫科技國際中文版2017年3月號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