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買車也可以趴趴走 共享汽車玩出城市新生活

Uber、Airbnb等共享經濟服務為大眾帶來CP值高的新生活,許多人愛不釋手,如今又有一項國際級的服務進駐台北-Zipcar共享汽車。號稱將為台北帶來嶄新的生活型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共享模式,和一般汽車有何不同,又可帶來什麼樣的好處呢?

Zipcar在城市各處安排停車點,視該區屬性停放適合車款,這些車的保險、稅金、eTag等費用都已經處理好。支付年費或月費成為他們的會員,即可透過手機App找車、預約、用車,使用時再依小時或日數收費,用完後需停回原位;油資的部份,前60公里免費,超過每公里收3元。

這樣的運作模式與App自助租車相當類似,相較於Uber車主把自用車拿出來利用,Zipcar的車子又是屬於Zipcar所擁有,那到底和「共享」有什麼關係?

Zipcar的「共享」是希望同一區域的人共用一輛車,把Zipcar當成自己的車來用,以達到減少道路車輛數,同時又省下養車費用。相較於租車服務,雖然車輛一樣屬於業者擁有,但使用者下次租的車,和這次租的車可能不是同一輛;大家共用一輛車、有付會費,才會積極用車,把車當成自己的維護。因為弄髒了下次還是自己用到,積極使用才能減少道路車輛數,繼而減少碳排放、改善交通狀況。

Zipcar App解鎖車輛情境照
▲ Zipcar的使用方式和App自助租車大同小異,差別在背後的運作理念不同,也導致整個社群生態上的差異(圖/Zipcar提供)

這樣的共享代表一種城市新生活型態。Zipcar Taiwan董事長彭仕邦表示,他們並不定位在成為會員生活中唯一的交通工具,而是搭配使用的其中一種,事實上也沒有任何一輛車可滿足生活中所有需求。這樣的生活型態中,平常上下班是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在市區內有用車需求時才使用共享汽車,比如下班後同事聚餐,假日時外出購物,一群朋友搭乘七人座出遊等。有去到城市之外的長途移動,或是甲租乙還需求,就使用租車服務。其實Zipcar正是全球最大汽車租賃品牌AVIS(安維斯租車)集團的子公司,他們並非想取代租車,而是互補的關係。

Zipcar在台北推出服務時,全球營運最高負責人Massimo Marsili也說,他們啟動的不是租車服務,而是一種生活方式。為了讓Zipcar成為生活的一部分,讓會員願意共同維護用車品質,他們已有幾十年的知識、技術與經驗。例如透過大數據分析地區人口組成與用車習慣,在城市各地精準安置車款,讓會員更便捷取用適合自己的車輛。為每輛車取一個專屬名字,讓會員認識這輛車,增加親切感。與日常生活商家合作,提供如餐飲、電影、藝廊、教室、倉儲、健身等相關服務優惠。如果希望自己家附近有Zipcar也可主動反應,不僅是地點,車款也可以調整。覺得車太髒願意將車開去洗的話,洗車費可向Zipcar請款。也有會員志工清掃社區,共同維護環境,凝聚社區向心力等活動。

Zipcar台灣總經理 何懷洋、Zipcar台灣董事長 彭仕邦、Zipcar全球營運暨行動業務事業群總裁Massimo Marsalli、台灣奧迪福斯集團總裁Terry Johnson
▲ 左起Zipcar台灣總經理 何懷洋、Zipcar台灣董事長 彭仕邦、Zipcar全球營運暨行動業務事業群總裁Massimo Marsalli、台灣奧迪福斯集團總裁Terry Johnson(圖/Zipcar提供)

共享汽車不見得方便,但可省下養車費,減少閒置資源浪費。根據創市際市場研究顧問公司「共享汽車用車習性調查」,台北都會區約有八成車主在工作日每天用車不到1小時,其他時間車就是放著,然後要繳停車費、牌照稅、燃料稅、驗車費、保養費、保險費、洗車費等。有四成車主覺得養車很貴,七成考慮把車賣掉。

除了省錢外,還有多種車款可選的彈性。Zipcar初期在台與奧迪福斯集團獨家合作,全部採用奧迪福斯集團的車款,從適合都會生活的Volkswagen Golf、豪華掀背小車Audi A1、客貨兩用車Volkswagen Caddy,到家庭休旅七人座Volkswagen Sharan都有。

台灣Zipcar
▲ Zipcar與台灣奧迪福斯集團獨家合作,全部採用奧迪福斯集團的車款(圖/Zipcar提供)

原地借原地還的型態雖然限制了使用情境,但或許是不錯的公務車解決方案,畢竟就是在公司用車,也要把車開回公司。彭仕邦直言企業是他們主要進攻客群,尤其台灣中小企業多,公務車不是不夠用,就是無法滿足多元需求,採用共享汽車可專注於經營本業,將車輛管理問題交給他們。如Zipcar在倫敦最大的企業客戶就是市政府、區公所等市政單位,在當地,每一輛Zipcar約可減少10至15輛自用車購買需求。

會選擇台北作為進軍亞太市場的第一站,是因為Zipcar評估台北市民相當適合這樣的生活。台北大眾運輸發達,YouBike施行成功,市民對自用車需求相對較低。Airbnb、Uber等服務也已讓大眾熟悉共享經濟的運作。此外,公民素質是讓共享成功的一個重要因素。

Zipcar目前在全球30幾個國家、500多個城市推出,但大多是歐美地區。自前年開始計畫擴張版圖,對全球十幾個城市進行篩選,判斷因素包括人口數、駕照持有比例、公民素質等等,台北市在清單中排名全球第七。Zipcar視察人員表示,看過那麼多城市的交通工具使用狀況,從來沒看過市民進出捷運這麼整齊有秩序的,台北市民素質超出想像。他們認為台北市在共享汽車市場具有怪物等級的實力,預估可超過10萬會員。像紐約、倫敦、巴黎等也都是怪物等級的城市,這些城市已各有約2000輛左右的Zipcar進駐。

顯而易見,停車點是否夠多,能在需要用車時輕易取得,也是成功與否的關鍵因素之一。Zipcar初期在台北規劃30個左右的停車點,約50至100輛車,大部分是新車。彭仕邦表示第一階段的推動還好,最大困難是如何擴大規模,讓停車點越來越多,由於無法使用公有停車位,商辦、住家大樓是主要洽談目標。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儘快推出服務,因為生活型態的改變需要時間,就像YouBike一樣,等市民熟悉、覺得方便,自然會願意規劃車位給共享汽車停放。

根據美國獨立市調機構Navigant Research指出,2024年全球共享汽車的使用人口將達到2340萬,其中亞太地區共享人口數佔有近50%,未來對於共享服務的需求將持續攀升。這樣的趨勢也將影響到汽車消費版圖,勢必有部分買車市場從個人移轉到共享汽車服務商,共享汽車也會成為消費者接觸新車的管道之一,當消費者習慣共享的車款之後,成為日後買車的依據也不無可能。事實上,Zipcar就跟汽車產業互動密切,與奧迪福斯集團的獨家合作便可看出。

史塔夫短評:北捷成功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