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米亞的夜  總是迷亂到不知如何收場

後來回想起來,我認識布拉格的方式似乎有些波西米亞。

而波西米亞,正好就是捷克西部地區歷史上的某個王國,當然,現在多半用來指涉過著非傳統生活風格的族群,通常是知識份子或藝術家,崇尚無拘無束、頹廢慵懶的文化。

第一天晚上隨意搭上電車,過了伏爾塔瓦河,轉進了一個寂靜的小巷,昏黃色的街燈照亮古老的流逝,中世紀的街道在眼前就此展開;第二天下午,從布拉格城堡走回舊城市區,就在前往查理大橋的路上,巧遇了卡夫卡博物館;第三天回到布拉格時已經很晚了,但為了再看一次布拉格夜景,大半夜穿梭在伏爾塔瓦河畔、查理大橋上及新城區,到處都是不眠的遊客。

布拉格照片
▲大半夜穿梭在伏爾塔瓦河畔、查理大橋上及新城區,到處都是不眠的遊客

這就是我旅遊布拉格的方式,沒有太多規劃,但驚奇也無處不在,在這自由不羈而浪漫的波西米亞。

總是在電影與別人口中累積布拉格的印象,那一年真正來到這裡,才累積了一點屬於自己的印象。入夜之後的布拉格,如果可以找到較無人煙的小巷弄,很容易體會到這裡的魅力。古老氛圍的昏黃街燈,古樸的石板路,以及老舊的歷史建築,就這樣穿越到幾百年前的場景中;教堂旁的小樓閣,有人在練唱詩歌,熱鬧的餐廳中,有人在大聲飲酒作樂,令人錯亂了時空,分不清究竟是現代還是古代。

這些街道到底會通往何處,我根本不知道,但我很慶幸是從這裡開始認識布拉格的。往伏爾塔瓦河靠近,隔著河岸可以遠望布拉格的地標城堡區,跨過一座不知名的大橋,但很有巴黎亞歷山大三世橋的況味;這天還摸不清方向,也沒能看到查理大橋,跳上不知通往何處的電車,然後搭地鐵回民宿,結束第一天的行程。

布拉格照片
▲隔著河岸可以遠望布拉格的地標–城堡區,隨便一座橋都有巴黎亞歷山大三世橋的況味

第二天出發去布拉格城堡,沒想到我們出來的Malostranska地鐵站,就是前一個晚上回去的地鐵站。往城堡走需要爬一段山路,登高後舊城景觀就在眼前展開,近處盡是紅瓦斜頂的屋舍,稍遠處則是伏爾塔瓦河及橫跨其間的幾座大橋,當然少不了知名的查理大橋,橋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遊客。

原本要趕去城堡廣場看12點的衛兵交接儀式,但沒看到盛大的儀式,只見兩位身著藍灰色制服的衛兵匆匆走過。整個布拉格城堡區很有看頭,包括聖維塔大教堂、舊王宮、聖喬治教堂、玩具博物館、黃金巷、火藥塔等,我個人獨鐘黃金巷,拍了許多黑白照片。

黃金巷位於城堡區東北側,那條小小的巷弄充滿了童趣,由一排彩色小屋所組成,每個商店都非常迷你,幾乎都要彎腰側身才能進門,多半擠進幾個人就難以動彈了,但販售的都是別具特色的瓷器、木偶、舊樂器、書籍、傳統手繪衣服及手工藝品。聽說卡夫卡曾經住過22號,在此完成了「城堡」這本名著,這間藍綠色的小屋,現在是一間書店,主要陳列的當然是卡夫卡的作品。

布拉格照片
▲黃金巷位於城堡區東北側,那條小小的巷弄充滿童趣

離開城堡之後,才正式進攻查理大橋,先是沿著伏爾塔瓦河畔一路拍照,後來進入一條有很多藝品店的街道,無意間發現了卡夫卡的照片,然後轉個彎看到斗大的K字招牌,正是卡夫卡博物館,兩位男子對尿的藝術品令人莞爾,也表達了卡夫卡超現實主義的風格。

布拉格照片
▲卡夫卡博物館前,兩位男子對尿的藝術品令人莞爾

離開卡夫卡博物館後,從西岸的小區上橋,橋上幾乎是萬頭鑽動,聽說每天有高達3萬人的遊客。查理大橋其實讓我有些失望,除了遊客太多外,也因為當年去的時候正在整修,很煞風景。

查理大橋是由查理四世下令興建,橋上矗立了30座聖徒雕像,表情及姿勢各有特色,多數都是在18世紀初完成,其中最知名的一座就是聖約翰內波穆克,他的頭上有五顆星星圍成的光環,人氣也是紅不讓。傳說聖約翰因為堅持不肯對瓦茲拉夫四世國王透露皇后的告解內容,國王一怒之下竟派人把他焚燒並丟到河中,沒想到他沈沒的地方出現了五顆星星(也有一說是七顆星星,但我怎麼算都只有五顆耶)

查理大橋上都是販售藝術品的小販,以布拉格風景照及油畫為主,也有一些街頭藝人在現場演奏,有個人吹奏陶笛的,也有爵士樂團,興起的觀光客跟著音樂翩翩起舞,氣氛好不融洽。

布拉格照片
▲查理大橋上都是販售藝術品的小販,以布拉格風景照為主

離開布拉格的前一天,花了八個小時去南邊的美麗小鎮Cesky Krumlov,回到布拉格時已是晚上十一點,不過,布拉格的夜景實在太美了,還是決定拖著疲憊的身軀出門。

夜裡的查理大橋展現截然不同的風味,雖然觀光客還是出奇的多,但有種褪去繁華的美感,我們往聖尼可拉斯教堂走去,發現57號夜間公車可以上去城堡區,而且車上乘客挺多的,以為那麼多遊客都有如此雅興,要去看城堡區的夜景,沒想到只有我們下車,望著空曠的大街,我猜想城堡區夜間應該不會開放吧,只好識趣地再坐下山。

布拉格照片
▲查理大橋日夜展現截然不同的風味,但觀光客還是一樣的多

回到新城區,這才發現週末晚間的人潮完全沒有散去的跡象,沿著溫瑟拉斯大街往國家博物館附近的住處走去,快餐店及酒吧還燈火通明,為了避開有色人種的虎視眈眈,我們快步走回住處。

布拉格的夜,臥在歷史氛圍與現代文明的兩側,總是令人不知如何收場。

*本文節錄自Stuff史塔夫科技國際中文版2017年9月號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