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璣2020玫瑰金全新版本 航海系列時間等式萬年曆陀飛輪腕錶

寶璣同步球發表全新玫瑰金版本Marine Tourbillon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航海系列時間等式萬年曆陀飛輪腕錶盡展寶璣Marine航海系列一貫的前衛運動美學、複雜機芯和最精巧的手工修飾搭配岩灰色金質錶盤完美展現尊榮質感。

寶璣2020年再推出全新玫瑰金版本Marine Tourbillon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航海系列等式萬年曆陀飛輪腕錶。

寶璣最初推出航海系列Marine Tourbillon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陀飛輪萬年曆時間等式腕錶時,交織了品牌歷史上的三項原創思維。第個思維是品牌發明陀飛輪的曠世成就,也就是1801年品牌創始人亞伯拉罕.路易.寶璣先生(Abraham-Louis Breguet)為此取得專利。同樣重要的思維是品牌在複雜腕錶領域中無出其右的遺產,其中Marine 5887配備了最新一代的陀飛輪、萬年曆和時間等式功能。第三項思維在於寶璣以一款Marine時計融合兩大歷史成就上,重溫法國國王路易十八委任亞伯拉罕.
路易.寶璣先生成為法國皇家海軍御用製錶師的歷史佳話。

源自於海洋的啟發

腕錶錶盤中央飾有機刻雕花波浪圖案,象徵Marine航海系列與海洋的聯繫。鑲貼羅馬數字和寶璣月亮形尖端指針,皆為玫瑰金材質。腕錶背面以人手刻上古老的法國海軍旗艦:路易士皇家號(Royal Louis)於機芯橋板上。船艦圖案橫跨四枚橋板,而精緻的細節則由一枚橋板延續至另一枚。此製作過程講求極致精準,以確保橋板固定於機芯後,圖案的所有細節均完美接合。

此外,發條鼓飾有手工鐫刻的羅盤玫瑰圖案。鉑金外緣式自動盤經手工鐫刻「Breguet」字樣,可由此盡覽機芯上的藝術裝飾。

與太陽同步運行的時間等式

Marine Tourbillon Équation Marchante 腕錶設有兩根分針,分別為傳統的民用時分針和直接顯示太陽時的第二分針。機芯內含凸輪,設於藍寶石圓盤之上,每年旋轉一圈,準確呈現時間等式的週期。透明圓盤的外緣刻有月份,可透過圓盤觀賞下方的陀飛輪。陀飛輪機械構造設有名為「差動裝置」的齒輪組,「差動裝置」的巧妙在於它能將兩種獨立的輸入結合成單一輸出。民用時分鐘顯示由腕錶的主齒輪系掌管,時間等式的資訊則可以經通過凸輪的指針讀取。如此一來,差動裝置便可計算太陽時(民用時加時間等
式),並以太陽時分針顯示,錶主可以透過兩枝分針讀取民用時和太陽時。

無可取代的寶璣式萬年曆

此款Marine 腕錶設有運行的時間等式顯示,同時搭配萬年曆功能。機芯記有四年週期、30 日或31 日月份、28 日或閏年29 日月份等不規則日數。日曆顯示是寶璣系列的獨有特色,體現嶄新的機械結構。星期和月份以小視窗顯示,而非指針。日期以名為「逆跳指針」的指針顯示,該指針沿弧形推進,到達月尾後,在午夜瞬即逆跳至「1」的位置,開始顯示次月。

令人一見傾心的超薄陀飛輪機芯

此款Grande Complication 腕錶的機芯衍生自581 型超薄自動上鍊陀飛輪機芯。源自亞伯拉罕.路易.寶璣先生專利陀飛輪設計的基本原則不變,腕錶的計時元素、擺輪、螺旋和擒縱裝置皆置於一個框架內,框架每一分鐘旋轉一圈,抵消重力造成的頻率誤差。現代科技也在陀飛輪設計中扮演重要角色:框架由鈦金屬製成,擺輪的螺旋發條和擒蹤輪則為矽材質。陀飛輪裝置經重新設計,框架由外緣式齒輪驅動。陀飛輪和相關零件有如浮於半空之中。主發條鼓的設計也力求纖薄,發條鼓周邊設有凹槽,以三個位於外部的軸承組件固定;故此,寶璣設計師能將發條鼓厚度減少25%。動力儲存由位於8 時位置的測量計顯示,與錶盤上的其他顯示一致。

史塔夫短評:寶璣製錶大師和工匠的非凡、精湛工藝,全盡顯於此矚目腕錶的巧妙之處。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