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17 Media日本一週年祭典慶 截然不同的直播文化

17直播自去年9月進軍日本,今年6月拿下日本直播App冠軍寶座,滿週年的這個月舉辦了一場「超級直播祭典」,邀請粉絲、主播們一同慶祝。難得一見的粉絲、主播同場相認,讓我們見識到日本豐富多元的網路創作生態,甚至還有V-Liver虛擬主播在現場與粉絲互動,與台灣有截然不同的光景。

17 Media日本「超級直播祭典」現場
▲ 17 Media日本「超級直播祭典」約有千人直播主、粉絲一同參與,不僅僅是為直播主辦的活動,同時也提供粉絲與直播主互動的機會(圖\Matt Kan攝)

「超級直播祭典」在9月27日於東京巨蛋城展示廳舉辦,約千人參與,現場有遊戲、小吃、大頭貼機等各式各樣攤位,以及直播主現場舞台秀、V-Liver現場互動秀等等。活動分兩個階段,上半場比較像嘉年華會,下半場是頒獎活動,頒發14個日本年度直播獎項,但頒獎活動也穿插直播主們的舞台表演。

17直播日本直播主
▲ 日本直播主相當多元,並非只有年輕漂亮的女性(圖\Matt Kan攝)
「超級直播祭典」舞台表演
▲ 粉絲也可以進場欣賞主播們的現場表演(圖\Matt Kan攝)
「超級直播祭典」遊戲攤位
▲ 現場有很多攤位可以玩耍(圖\Matt Kan攝)
「超級直播祭典」V-Liver攤位
▲ V-Liver虛擬主播的製作團隊也來推廣,這位是「結心愛」(圖\Matt Kan攝)

17 Media特別請安室奈美惠御用伴舞老師Miki Hirooka為3位獲得舞蹈獎的主播編舞,雖然是素人上陣,但舞台上的熱情、投入卻有一番不同魅力。前一陣子台灣才剛舉辦過類似性質的YouTube Fanfest,YouTuber的表演相當專業,根本是藝人等級。17主播雖然沒有那麼洗煉,但格外有親和力,覺得主播們相當享受、也相當自豪於能在舞台上表演。

「超級直播祭典」頒獎典禮舞台表演
▲ 頒獎典禮的舞台表演像演唱會一般(圖\Matt Kan攝)

台灣市場有很多直播App,也常常舉辦活動,日本相較之下主播非常多元。台灣現場大都是年輕貌美敢露的女性,日本是男女老少都有,比較像一群街頭藝人的交流活動。而「超級直播祭典」還開放讓粉絲進場,現場不時看見粉絲與主播一同自拍的情景。

日本特色直播主
▲ 日本特色直播主(圖\Matt Kan攝)
日本特色直播主
▲ 日本特色直播主(圖\Matt Kan攝)
日本特色直播主
▲ 日本特色直播主(圖\Matt Kan攝)
日本特色直播主
▲ 日本特色直播主(圖\Matt Kan攝)

更特殊的是V-Liver,這些動漫角色只能在螢幕上出現,但可以和人互動對話,就像平常在電視上看到的人物有了自己的意識。V-Liver背後可能是一個人、一個團隊在操作,螢幕上的性別也未必是操作者的真正性別。

17直播App虛擬主播頁面
▲ 目前全日本約有5000位虛擬主播,17 Media日本於今年8月推出,擁有約百位簽約虛擬主播(圖\螢幕截圖)

雖然V-Liver的表情、動作不像真人那麼自然靈活,但真人做動漫造型也不見得那麼討喜。曾經有遊戲配音師表示,遊戲、動畫中講的話有些是不太可能在現實生活中發生的,但躲在幕後,讓他們有機會做這樣的表現,更能無拘無束肆意揮灑。或許就是這樣,讓V-Liver能與真人主播一別苗頭吧。

我們現場體驗和V-Liver天神 子兔音(kotonegami)互動。天神 子兔音的設定是500年前就奉祭在京都一個很有傳統的神社裏的神明,拯救了無數蒼生,京都腔,特別喜歡唱歌。目標是成為娛樂之神,帶給觀眾歡樂,並為觀眾打起精神。夢想是在秋葉原建一座超氣派神社,讓粉絲們可以到場一起喊著子天神 子兔音大人,感覺超幸福的!

簡單一句話,天神 子兔音背後應該是個聊天打屁高手。無論我們如何發問、對談,祂總是能把話題拉到神的領域。比如問為何用虛擬偶像的身分而不是真人?「因為我並不是人類,是神,所以不會現身在人前,所以透過這種方式與大家見面。」想問祂除了在17直播之外,是否還有在其他影音平台直播?「基本上我想在各種各樣的地方君臨。」問得我們滿臉三條線卻又不禁莞爾。

天神 子兔音
▲ 這位就是「天神 子兔音」(圖\Matt Kan攝)
天神 子兔音
▲ 天神 子兔音(圖\Matt Kan攝)

感覺上日本人對於直播這件事與台灣有著相當不同的看法,台灣的營利氣息比較重,日本則是當成對自己正職工作的一種輔助,或是自己人生的一種成就。17 Media日本CEO小野裕史表示,日本會有小學生說將來的夢想是當直播主。這對17 Media是很大的機會,因為17剛好補足日本市場在手機直播上的缺口。他們希望能在三年內,也讓日本小學生說出,將來的夢想是當17主播。

17 Media日本CEO小野裕史
▲ 17 Media日本CEO小野裕史(圖\Matt Kan攝)

史塔夫短評:下次要打敗天神。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