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不妥協的全面屏 ASUS ZenFone 6翻轉的不只是鏡頭

在競爭對手執著鏡頭數量之時,ASUS ZenFone 6走向了全面屏,並未犧牲前鏡頭還帶來更好的品質,關鍵就在液態金屬、步進馬達、移軸、Double Layer等黑科技。其實在翻轉鏡頭的背後,還藏有許多為專家用戶設想的細節,以及華碩設計中心的職人堅持。

ASUS ZenFone 6
▲ ASUS ZenFone 6不是為了跟風而全面屏,背後有著明確用戶導向的思考脈絡(圖/CCFun攝)

「根據我們的市場調查,很多華碩手機粉絲是專家用戶。」華碩手機產品營運部門業務暨行銷處長張舜翔表示。專家用戶之中,科技愛好者與攝影愛好者是最大的兩個族群,因此打從一開始,就定調要做出符合這兩種族群需求的手機,讓愛好新科技的人滿意,照相、攝影也不必妥協。

全屏、相機與電力之爭

「我們從2017年9月開始ZenFone 6設計,當時還沒有瀏海屏,決定的兩個主軸是全屏與電力。因為我們認為專家用戶對全屏有很高的敏感度,另外,他們使用手機的頻率很高、很依賴手機,所以電池續航力是另一個重點。」華碩手機部門設計總監林亮仁表示。

華碩手機部門設計總監林亮仁
▲ 華碩手機部門設計總監林亮仁(圖/CCFun攝)

從主軸定案到完成,中間經過近百個草模,包括小瀏海、水滴屏等選項。為了尋求更大電量,改變以往的全平衡設計,採用外型較為流線的3D曲面背蓋;為了最強的全屏感選擇水滴屏,當時市面上水滴屏尚未出現。無奈市場是殘酷的,當他們發現競爭對手的水滴屏會搶先上市時,不得不砍掉重練。

但當時有另外一條支線同時在進行,比較偏夢想機、概念機的計畫,於是便由支線繼續發展。此後歷經打孔屏、潛望式鏡頭、滑蓋或半滑蓋等嘗試,在2018年第一季時,也幾乎就要用半滑蓋設計了。「半滑蓋可以上下滑,上面可以擺兩顆鏡頭補足進光量,下面可以擺喇叭、運用於多媒體功能。」林亮仁回憶當時的想法。

不過後來發現一個很大的問題,因為分兩層電量沒辦法做很大,違反當初的初衷,只好再度捨棄。

水滴屏、打孔屏都曾經參與ZenFone 6的演變過程
▲ 水滴屏、打孔屏都曾經參與ZenFone 6的演變過程(圖/CCFun攝)

最後到現在的設計,這個做法其實最初在設計團隊裏面是很反對的,覺得過於乖張,怎麼可以凸出來、怎麼可以做出這種東西?可是其他團隊認為好像可以滿足消費者需求,之前的設計除了接近全面屏之外,其實沒有帶來實質的好處。討論之後,這種造型是新東西、全面屏、兼顧攝影畫質,前後可共享一樣的體驗,是最符合消費者需求的,就決定走這個方向了。「這算是很大膽的,尤其如此破格的設計,設計團隊自己都還不太能接受。」林亮仁說。

痛苦的開始

這也給了設計中心發揮的舞台。首先要解決的就是體積問題,設計之初,他們就想到未來會面對很多使用體驗上的挑戰,會不會夾手?會不會在桌上一直打開?所以加了必要的感應器在鏡頭模組內,導致模組無法縮小。最後決定採用最洗鍊俐落的立方體幾何造型,因為內部空間最大。

ZenFone 6相機模組
▲ ZenFone 6相機模組採用立方體造型,因為要容納夠多的元件,而不致於影響到機身其他空間的運用(圖/CCFun攝)

雖然選了極簡的造型,但採用最精密的打磨工藝,讓面是面、線是線,完全比照高級瑞士鐘錶的工藝,賦予相機模組細節與價值感。「它的細節其實是很複雜的,有拉絲、有拋亮、又有噴砂,是很過分的東西。」林亮仁說。例如相機模組關閉時的收納空間,仔細看有類似西裝的直條紋;為了讓兩顆鏡頭看上去有同心圓反光、顏色一致、不會一大一小,整顆相機模組拿去黑化鍍膜等。

ZenFone 6星夜黑、霓幻銀背蓋
▲ ZenFone 6推出星夜黑、霓幻銀兩種顏色,星夜黑有活潑大膽的跳色LOGO,霓幻銀有色彩多端的漸層背蓋(圖/CCFun攝)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東西是步進馬達。當初他們想的都是用手動、或半自動的方式,讓鏡頭彈出來。可是後來發現手動的使用體驗不好,就希望改成全自動相機模組,這對工程團隊考驗很大,找到的解法就是步進馬達。它的特點是可透過電流做很精密的操作,轉動幅度、速度等。因為手機微型化,所以這些步進馬達都得特別開發,而且零件尺寸、外殼打磨、組裝,都是完全比照鐘錶工藝。

「這種東西在3C產品界是非常罕見的,沒人要做這件事,因為很痛苦。要把這個模組組起來,就真的要像鐘錶師傅拿著鑷子、用放大鏡組,再加上這些打磨,是痛苦指數很高的東西,也是一般量產品盡量避開的。」

ZenFone 6相機模組的零件
▲ ZenFone 6相機模組的零件非常精密,有的比鐘錶零件還要小(圖/CCFun攝)

細節的講究不僅在外觀,也包含使用體驗。ZenFone 6相機模組開啟的時候,起速跟尾速是不一樣的,不是啪一下就到;關起來的時候也是,快到底時會像被吸進去一般。「就像高級房車有吸門,快速關,但到底的時候要優雅的到位。」這是用步進馬達去調整的,雖然步進馬達可以用電流做精密控制,但實際換算出來的角度、速度,跟他們要求的精準度還是有一定的差異性。所以得透過非常精密的齒輪箱,做齒比的轉換,然後變成可以調到超級精密的角度。為了把步進馬達擺進手機中,又再加一組齒輪組改變軸的位置,巧妙的兼顧手機尺寸、外型美觀度、優雅的使用體驗。

救世主:液態金屬

接下來是重頭戲,液態金屬(Amorphous alloy)。為了將相機模組微型化、變小,他們一開始就擔心摔到一下就壞了、歪了、破了之類的,尤其又要把尺寸壓到最極致。相機模組很多部分厚度只有0.4mm,大概是5張影印紙的厚度,這種情況不管用塑膠、鋁或不鏽鋼,都是指甲一戳就會破掉。於是華碩製程的人到處去找,看有沒有什麼製程或材料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最後找到的是液態金屬。

「液態金屬其實不是液態的,大家聽到液態金屬大概都想到魔鬼終結者,像水銀一樣那種液態金屬。」林亮仁說明。「什麼是液態金屬?它的學名叫非晶形合金,在常溫固態時又可以保留液態融熔時原子排列的一種合金。」

這種物理狀態等同於玻璃,所以也叫做金屬玻璃,特性是又強又硬而且還有彈性,強度是不鏽鋼的四倍。當他們找到這種金屬之後,就覺得「哇!」好像吃了定心丸,有機會了。但是伴隨而來的代價,就是又強又硬很難加工,然後又要用瑞士鐘錶的方式做如此精細的打磨。

「一般的鐘錶都是用316的鋼去做,打磨還算ok,技術也成熟,勞力士採用904鋼也是一樣的。到液態金屬的話,表面基本上去刮都不容易有傷痕的,比勞力士硬多了,這如果碰到勞力士,勞力士就完蛋了。」整塊都是液態金屬,打磨都很困難了、拋亮都很困難了,更別說是髮絲紋、邊緣倒角,液態金屬廠商從來沒做過這種事。

ASUS ZenFone 6的相機模組
▲ ASUS ZenFone 6的相機模組完全比照高級瑞士鐘錶工藝打造(圖/CCFun攝)

液態金屬少見的原因是生產的時候很容易有氣孔產生,一旦有氣孔,打磨就會發現「啊,怎麼有個洞在這裏。」整個就得丟掉。因為又很貴,所以沒有人願意做這件事,僅用在高級產品的內構件。這次華碩也突破技術上的限制,在製程改用真空壓鑄的方式,雖然偶爾還是會有氣孔,但改善非常多。後來整個相機模組、包括軸承都是使用液態金屬做的。

液態金屬鑄出來之後要切下來,但因為很硬,初期用CNC去銑刀具會損耗很多、用箝子剪刀口易變形損毀,於是他們採用水刀,耗損比較小反而便宜。但水刀無法做很精細的工作,切下來的時候邊邊角角都還在,後面還是要透過CNC修整。而且相機模組上下框要組在一起需要精密度,他們也做了一個業界很少發生的事情,就是上下件裏面都打雷射序號,為了要能適配。這個序號只能跟那個序號配在一起,到時候整個一起加工一起打磨,才會漂亮。產生的後果就是壞一個整組都需要報銷。

液態金屬
▲ ZenFone 6相機模組整個都是用液態金屬製造,要用水刀把這些部件切下來(圖/CCFun攝)

相機模組的每個面都有經過高級鐘錶打磨過程,有髮絲面、拋光面,侧邊是噴砂的霧化效果,為的是呈現多層次。「通常噴砂這件事是用來遮掩瑕疵的,我們這次的設計實在是太龜毛了,噴砂也是設計的一部分,所以是先全面拋光,拋光完之後變成鏡面才去做噴砂。」「直接噴精緻感沒那麼強,我是刻意想表現噴砂效果,所以前面還多了好幾道拋光程序,再去噴就會展現很好的金屬效果。」「最後做完的時候還要雷射雕刻。」

「這個就是鐘錶的設計,鐘錶的設計在每個角度都會要求,像錶背也不一定看得到,但還是要做到極致。這種職人精神在我們這邊是一直存在的。」

全方位提升攝錄影體驗

回過頭來看,到底液態金屬的威力如何?「先講步進馬達,我們得做十萬次翻轉才能通過品管,所以我們保證相機模組可以做到十萬次以上的翻轉,這是第一個。」張舜翔表示。「第二個,目前的落摔測試做到125公分要通過,也不是做一次,做了近百次,在全打開的情況下去摔。因為有液態金屬,所以有辦法通過所有落摔測試。」

其實在真正的使用情境下,也不太會有整個打開摔下去的情況。因為他們在軟體裏還有保險設計,當重力感測器感應到速度與位移的改變時,會在0.3秒內將相機模組收起至安全位置。

不僅是硬體,相機模組軟體上也有實用功能。因為直接使用後鏡頭的規格自拍,視訊、直播、群拍都會有很好的效果,並不會因為全面屏犧牲前鏡頭品質,事實上還提升了。而相機模組的翻轉角度可自由控制,拍照的角度很自由,例如從下往上拍不再需要蹲下。以往拍全景照片需要自己移動手機,ZenFone 6的自動全景功能可讓相機模組自動翻轉,穩定性及成功率都提高很多。如果是全景自拍,手機放著會自動轉半圈所有人都入鏡,雖然相機模組只能轉180度,因為鏡頭廣角比較廣,是可以拍到接近360度的範圍。還可以應用到動態追蹤模式,錄小朋友、動物等動態主體的時候,相機模組會自動追著轉動。簡單來說,翻轉鏡頭全方位提升了整體攝影及錄影體驗。

引以為傲的主板技術

談到ZenFone 6第二個設計主軸,電量,林亮仁不禁喊「電池大概是目前手機上最沒有突破的技術了。」要5,000mAh就是得這麼大,然後相機模組又比人家大,就把電路板的面積都吃光了,電子工程那邊面積根本不夠,基本的電子元件都擺不進去。

這個地方工程師想出一個辦法叫Double Layer,把兩片主板拆開來上下疊,一張板打兩面再把兩張板疊起來,榨出更多使用面積。林亮仁表示一張板打兩面是一般都會做的手法,但是利用立體空間的就很罕見。

ZenFone 6的主板採用Double Layer技術
▲ ZenFone 6的主板採用Double Layer技術,一片打兩面、兩片上下疊(圖/CCFun攝)

但即使這樣做板面積還是不夠。一張主板其實裏面還分成六、七層,各層走線路,經常有些功能是第一層接到第三層,怎麼接?就得鑽孔走線。因為這次的面積實在小到很極致,工程師用了一個工法叫Anylayer。一要走到三,一般人的做法是直接把板子鑽洞走,可是四、五、六、七層沒有要走線,卻喪失了空間,因為為了快、為了便宜,會一起鑽。

結果想出的辦法就是把六、七層全部拆開來,全部用雷射鑽孔分別鑽,連小小的點都要計較,最後再一起膠合。「這樣就是會很耗時、又很貴、良率又會掉,對開發端來說很痛苦,但對消費者來說是很棒的,因為就真正可以做到極小化的面積,把大電池塞進去。」林亮仁說。

張舜翔補充,Android手機中ZenFone 6大概是花最多功夫在這一塊的,即使是他家旗艦,都沒有辦法做到那麼小的主板。這也是華碩一直都很強的技術,在主機板上,然後散熱也一起解決,都是非常困難的技術。

精神是回歸本質

華碩去年提出手機部門要轉型,往電競、專家用戶發展。在ROG Phone我們看到了成果,而ZenFone 6,就是針對專家用戶的第一支。

張舜翔表示,這次整支手機設計的主軸,完全是走基礎體驗、如何讓消費者感受到我們設計上的貼心。「我們談的是很根本的,一支手機到底怎樣才叫好手機?說穿了就是要快、要順,這是第一;第二是拍照品質要好;再來就是電力要夠久。所以我們一直在問自己『專家用戶最需要的是花俏的東西嗎?』沒有,他們要的其實是一支好手機。」

「我們這次試著把這些元素放到ZenFone 6裏面來,所以很多東西沒有想像中那麼花俏,可是多了很多貼心的設計,同時維持了好手機的細膩質感。你看為了一個相機模組,像瑞士鐘錶般打磨,因為我們覺得這才叫做質感。不是那種包裝很炫的東西,而是紮紮實實的做好。」

張舜翔提到做了ZenFone那麼多代,一直都在學、都在重新思考,其實是一個過程。到了ZenFone 6,就是覺得做到消費者很滿意,而不是有這個新功能、那個新功能。精神是回歸本質,雖然翻轉鏡頭很創新,但那是由本質產生的結果。

ZenFone 6
▲ ZenFone 6的全面屏、翻轉鏡頭,是回歸消費者滿意這個本質,所產生的結果(圖/CCFun攝)

「我們內部也掙扎很久,到底是簡單說這是一支翻轉鏡頭手機,讓大家覺得『哇!』;還是談出發點為全屏、大電池,翻轉鏡頭只是結果,而且不會犧牲掉品質。」「其實我們不是要做翻轉鏡頭手機,而是要做今年科技愛好者最愛的手機,又不降低攝影品質

在這波全屏競賽中,我們看到許多令人耳目一新的設計,ZenFone 6的翻轉鏡頭不僅解決了全屏問題、前鏡頭畫質問題,甚至超出預期,將相機模組昇華為手機的裝置藝術,翻轉的不只是鏡頭而已。誠如林亮仁所言:「造型美感是一件很主觀的事,細節卻是客觀的。」這句話我們買單。回歸本質來看,後鏡頭兩顆是否能打贏多顆有待觀察,但前鏡頭相信是勝券在握吧。

史塔夫短評:戴勞力士的要注意。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