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輩子就滿足了Rosberg封王並宣佈退役


當閉幕站的方格旗揮下後,Hamilton盡了一切可能的努力、拿下了最好的成績,卻仍然無力回天,就當他準備等新賽季再來復仇的時候,他剛成為世界冠軍的隊友卻宣佈退休!進入閉幕站,Lewis Hamilton要能翻盤的首要條件是自己獲勝,這個他自信可以辦到──排位賽還以領先Nico Rosberg達0.303秒的大幅差距獲得竿位──但這仍然不夠,要讓隊友的完賽名次在頒獎台之外,這就不是他靠一己之力能決定的了,因此Red Bull領隊Christian Horner說Hamilton唯一的方法就是「壓車」:領先在前面、但不要跑遠,把Rosberg的速度壓慢,自然會有後面的對手會去「料理」那位準冠軍。

Rosberg和Hamilton超過15年的敵友關係,終於在本賽季做了史詩般的了結。

推翻自己賽前主張

至於「後面的對手」能指望誰?Horner的盤算如司馬昭之心:只要Ferrari再次不濟,這個「任務」就落在Red Bull車手──講得更精確就是Max Verstappen──的肩上;說到壓車,他在墨西哥站的表現令人記憶猶新:壓制Sebastien Vettel、等更後方的隊友Daniel Ricciardo上來,形成「兩牛夾一馬」,結果引發了一連串你所看到脫序失態的紛亂場面。然而,Hamilton的回應是他不屑使用壓車戰術,他覺得領先半分鐘贏比賽會更爽。

第1到4名總差距1.685秒,可惜並不是正常纏鬥的結果,場面看起來很興奮,但其實是氣憤。

起跑時Hamilton順利守住領先位置,但在跑了大半場之後,Rosberg還穩穩守在第2,雖然後面是最有可能「亂入」的Verstappen,但由於後者在起跑時發生事故、致使車況不佳,因此看起來Rosberg並沒有會「自然」落到前3名外的跡象,隨著剩餘的圈數愈來愈少,Hamilton竟然放慢、真的實行壓車戰術了!由於整個領先集團的步調被壓慢,Vettel一路從後趕上,先後超越Ricciardo和Verstappen!難道這位與Rosberg同胞的車手才會是影響爭冠的變數?

經過三年爭冠過程的苦鬥,Rosberg終於站上人生的頂峰,多年來的壓力一口氣釋放。

Verstappen幾乎沒有什麼抵抗就被超車的鏡頭絕無僅有,但這次的他無能為力,好吧!剩下五圈,我們就看Vettel如何表演?不,他在一次試圖超車──看上去根本是虛晃一招──之後,竟然扮演起為Rosberg護航的工作,也就是以自己來隔開Rosberg和Verstappen,緊貼前者但不攻擊,不過狀況看起來仍然驚險,甚至如果Hamilton壓更慢、Vettel再不超,整個局勢看起來會非常可笑。

Hamilton拿下個人F1生涯第53勝,但本季也以10勝寫下F1年度最多勝場卻未封王的紀錄。

借刀殺人策略失敗

Mercedes罕見地不用車手工程師、而是技術總監Paddy Lowe親自以無線電對Hamilton喊話:「你的速度太慢了,你必須拉開距離!」後者卻回應:「不,我覺得這個速度很好。」看來他是鐵了心要壓到底,但若知道Vettel的立場就是全力為同胞護航──這是Hamilton唯一的誤算──那壓再慢也沒用,除非壓到連兩部Red bull都和Vettel一起與Rosberg並排的程度,如若至此,搞不好還可能發生碰撞,但Hamilton也難保不會在亂中反而丟掉自己的領先位置。

最後這五圈恐怕是F1史上最尷尬的場面之一,通過終點時,第1至3名總共只差0.842秒,Hamilton和Rosberg之間更以0.439秒寫下F1史上閉幕站爭冠亞的最小差距,與其說Hamilton的戰術失敗,不如說他做得不夠徹底:儘管不算違規,但在道德精神上當然飽受批評,橫豎都被罵了,又何苦讓自己被「白罵」?賽後Vettel指責Hamilton手段太骯髒,但若揣測Vettel本身可能的心態,一是愛護同胞,二是不想有更多人拿到和自己一樣的四屆冠軍?

Rosberg成為F1史上首位在德國車隊封王的德國車手,締造德國賽車史上的紀錄。

無論如何,Hamilton壓車的行為成了賽後(也是季後)最熱門的議題,這話題原本可能貫穿整個冬天,但僅過五天,又被另一個更令人跌破眼鏡的事件完全蓋過版面:夏天才剛與Mercedes續約兩年的Rosberg宣佈退休!這是他個人的決定、而且事先告知了Hamilton,因此車隊高層措手不及、大感錯愕,我不知道為何沒人跟Rosberg追究違約的問題,但他自己表示在日本站獲勝時就已萌生念頭:只要能拿到冠軍,就退出不玩了!

高中時期即開始交往的妻子Vivian一路陪伴,母親Sina也在賽後到場為Rosberg慶祝。

苦盡甘來拒絕再玩

Rosberg在F1參賽了11年,前四年在Williams、後七年在Mercedes,在後者先與同胞老前輩Michael Schumacher搭檔三年的成績都佔於優勢,當老天王再度引退、車隊迎來Hamilton之後,Rosberg吃足了苦頭,這位從卡丁時期就是隊友的對手確實更有才華,重要的是更有抗壓性和毅力,使得Rosberg在Mercedes成為冠軍車隊時仍然連續當了兩年的亞軍車手,但這就是命運對他的考驗。

這三年來,可說是藉由與Hamilton的對抗而磨練了Rosberg的心志,過去兩個賽季的爭冠過程中,Hamilton落後時反而更能激發急起直追的衝勁,而Rosberg落後時則往往陷入信心崩盤,「抗壓性不足」儼然已是Rosberg在與隊友對抗中逐漸被貼牢的標籤,久而久之,大家也逐漸認為他不是世界冠軍的料。但本賽季不同了,雖然他在開季即領先,但中盤積分落後時也未見崩盤、而是繼續維持爭冠的信心與表現,使得他即便在落後期也沒被Hamilton一路拋遠。

在這種層峰的對決中,最重要的是心理素質,Rosberg雖然在上個賽季被隊友提前封王──這對任何爭冠者來說都是最大恥辱──但他從上季末到本季初的七連勝,為他打造了強大的自信,Hamilton不會放過對手一點點不濟的契機,因此對手沒有一點點鬆懈、甚至消沉的權利,因此,在駕駛相同賽車的前提下,Rosberg最需要的是在心理上能耐得住Hamilton的壓力,本賽季終於克服了,但他也承認極其艱辛,因此不想再承受這種壓力。

在父親Keke的刻意栽培及支援下,Rosberg終於成就F1史上第二對世界冠軍父子。

瑜亮情結終於了結

Rosberg的父親Keke是1982年世界冠軍,當時Nico尚未出生、沒能見證老爸的輝煌時刻,但Keke見證了兒子的輝煌時刻,身為F1史上第二對父子冠軍,他們是幸運的,1962及1968年世界冠軍Graham Hill就沒能見證兒子Damon於1996年封王。含著金湯匙出生、小小年紀就在摩納哥生活的Nico,自從六歲開始接觸賽車以來,一路都有老爸在金錢及人脈上的庇蔭,可說是天之驕子。

不像Hamilton曾為英國鐵路公司職員的父親Anthony,為了支持兒子的賽車事業,一度兼差三份工作,一般認為有如天淵之別的出身也造就了兩人有如天淵之別的抗壓性和毅力。Lewis靠著自己的天分和努力,少年時期即獲得McLaren前老闆Ron Dennis青睞、招納為培訓車手,從此在經濟上不用再擔心,解決了這個最大的問題,以他的天分和手腕,餘下的都不是問題,因此他拾級而上,在參賽過的所有系列都成為總冠軍。

Rosberg在卡丁時期就是隊友Hamilton的手下敗將,但他倆在15年前就相互期許未來都要成為世界冠軍,儘管後者比前者晚一年進F1,卻很早就如願以償,一路以來彷彿Hamilton從小就是Rosberg的天敵(既生Nico,何生Lewis?),如今擊敗Hamilton封王,對Rosberg意義重大,使他決定在這樣人生顛峰的圓滿狀態走下賽車舞台,Hamilton再也沒有機會擊敗他了。而Rosberg在賽車生涯的最初和最終都和Hamilton搭檔,不也算是一樁美談嗎?王以平

領隊Wolff擁抱新科冠軍的當時,不可能料到Rosberg心中已經醞釀離開這個圈子。

新科冠軍閃退 吹皺一池春水

Nico Rosberg宣佈引退,讓Mercedes憑空多了一個天上掉下來、當前F1最炙手可熱的席位,有的車手急於合約尚未到期、有的車手懊悔新約簽得太早、有的車手立即積極爭取,總之就是無論老中菜車手都想染指,領隊Toto Wolff宣稱現役車手80%都有打電話給他。

這麼一個「動見觀瞻」的位子,還要考慮未來該如何和Lewis Hamilton搭配,關係到Mercedes在「後Rosberg時代」的車手政策:是繼續公平地兩強配(雖然Rosberg不算太強,但起碼他和Hamilton年資相近)?還是有穩定得分能力的二號?或是乾脆直接找個菜鳥來培育?這就影響到他們的口袋名單。

車隊屬意的人選當然不少,但因主客觀條件又一一消去:曾被Wolff最優先考慮的Fernando Alonso合約未到,而且後者還(疑似受到車隊壓力)發表一則輸誠文,說要在McLaren拿冠軍;Sebastien Vettel也表示要留在他認為正在變強的Ferrari(以上皆屬面子問題),且他的說法是他和Kimi Raikkonen都還有合約在身(自己不能去,連隊友的機會也要卡);Red Bull不會釋放Daniel Ricciardo和Max Verstappen,兼且2017年車身空力規則大改,業界認為是該隊的最好機會;Jenson Button雖然「暫時引退」,但他和McLaren還有儲備合約。

一線車手都沒希望了(Hamilton放心了),可選擇的中下游車手呢?Mercedes引擎客戶車隊Force India的Sergio Perez已在金主的主導下續約,而「另一個Nico」Hulkenberg已簽約跳槽Renault,遺缺則由同樣來自Mercedes客戶車隊Manor、且為Mercedes培訓車手的Esteban Ocon補上,就算他們在履約前即毀約,也不保證就能得到這個位子。

消到最後縮小至兩名人選:Williams的Valterri Bottas和Manor的Pascal Wehrlein,兩人的共通點是都熟悉Mercedes引擎,且前者所屬經紀公司的老闆是Mercedes領隊Wolff和Mercedes大使Mika Hakkinen,後者則根本是Mercedes體系子弟兵,亦即合約本身都沒障礙。剩下二選一要怎麼消?就理論及道義,該直接起用後者,他測試Mercedes賽車的累積里程比Hamilton和Rosberg都多,出道首季也算亮眼,身在吊尾車隊還有得分紀錄,而且排位賽不時可以跑進Q2,但只有一年比賽經驗,車隊高層認為風險太大。

至此,Rosberg的遺缺幾乎鎖定就是Bottas來坐了?這仍然有問題:Felipe Massa退休後,Williams簽了剛滿18歲的新人Lance Stroll,基於2017年車身規則的變局,車隊希望留一名老手坐鎮,因此Mercedes挖角Bottas的第一次報價(包括引擎使用費減免1,000萬美元)遭到拒絕。但他們又想到權宜措施:放Bottas走、找退休的Massa回來墊檔(那就沒有中斷,所以不算「復出」,只是這次「退休」變成欺騙感情)。

Mercedes宣佈這個人選要到2017年1月3日以後才會公開,而據稱Williams已經準備500萬英鎊(這會否也要Mercedes買單?)請Massa歸隊,但截稿時他正帶著家人度假,等回來才能開始談。至於為何不乾脆直接找他來和Hamilton搭檔?這我只能含蓄地說:沒有前瞻性。

Mercedes承諾在決定時會和Hamilton談,而他公開主張三個條件:一要有抗壓性,二要以車隊利益為優先,三要不能比他和Rosberg的關係更差......